填坑!

为什么不会画画呢...

世界第一蠢的发小[3]

#校园paro
#似乎是死了很久后的填坑
「咖啡厅?」格瑞收拾书包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正在他们班门口的金,「最近街角新开的?」「对啊对啊!」金猛的点了点脑袋,星星眼的盯着格瑞「格瑞--你就陪我去呗!」
  紫堂刚爬上楼梯,见到的就是这幅景象:金握住了格瑞的手,含情脉脉[???]的看着他,格瑞也同样深情的看了回去。紫堂幻感觉自己的三观收到了冲击,等等…这真的是金和那个冷漠的全校第二?!
  「嘿!紫堂--这里这里!」金终于让格瑞同意了去咖啡厅的请求,回过头就看到了处于呆愣状态的紫堂幻。「哦…哦,金。」紫堂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对金也只是招呼了一下,金走过去搂住紫堂的脖子,笑嘻嘻的对格瑞介绍到「格瑞格瑞!这是我今天刚交的朋友,叫紫堂幻--对了,还有一个女孩子,叫凯莉!」
  「叫本小姐干嘛?」凯莉靠着楼梯扶手,她正叼着根棒棒糖,双眼在金和格瑞之间玩味的转来转去。兴许是被凯莉这种目光盯的发怵,金下意思抖了抖身子然后躲在了紫堂的后面。
  凯莉发誓自己绝对看到了那个全校第二瞬间黑了的脸。「咳咳,金,你不会忘记你是来干嘛的了吧?」凯莉为了自己的安全[绝对没有关心那个笨蛋的安全!]出声提醒到。
  「哦对!格瑞格瑞,我们快点走吧!」金从紫堂背后窜出来,拉住格瑞的手臂,「嗯。」格瑞瞥了眼金搭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指,心情貌似不错的回应了一句。
  「啊,紫堂,你也看出他们两个人的不对劲了吧?」凯莉搅着面前的咖啡,压低声音和对面的紫堂交谈着,紫堂回忆了一下刚才看到的情景,然后转头观察了隔壁桌格瑞和金的情况,有些不确定的点了点头「嗯,我觉得他们gay…等等,这样议论他们是不是不太好?」
  「哪里不好了?这不就是事实嘛!」凯莉漫不经心的瞟了隔壁桌一眼,「可是我们还不…」紫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道声音打断「格瑞!你居然在这里…和一个渣渣会面?!」穿着服务生衣服的嘉德罗斯把餐盘扔在格瑞面前的桌子上,「呃…格瑞,他说的渣渣是在指我?」金被面前人的语气弄得有些微妙,为什么感觉就像正妻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在会面小三一样…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嘉德罗斯。」格瑞的语气陡然冷了下来「我不认为你可以来关心我的生活。」「我可不认为这样有助于提升成绩,只有你才是值得一拼的对手。」嘉德罗斯眯起了眼睛,语气也很不好。
  「三角关系?」旁边的凯莉眼睛突然亮起来,拉着紫堂完全不让他去劝人。「那么你又在干什么?」格瑞反问「体验打工啊,当然,这完全不影响我的学习。」「那么这也不影响我的学习。」格瑞把桌子上的餐盘放回了嘉德罗斯的手上,他转头看向旁边被忽略很久的金「该回去了。」
  「啊…啊,好的。」金这才从[我发小认识的人怎么会这么凶残]的映像中回过神来「那凯莉,紫堂,我们走吧?」「不了,你们先回去,我和紫堂还有事。」凯莉笑眯眯的回绝了他,然后拉起紫堂的手就往外跑。
  「诶…那格瑞我们先回去吧,呃…那个,这位服务生,再见。」金回头,发现那个叫嘉德罗斯的家伙还盯着自己,他有些尴尬的挥了挥手,跟着格瑞迈出了咖啡厅。

世界第一蠢的发小[2]

#现代校园paro
        格瑞的教室在二楼,高二一班。站在教室门口,格瑞少有的疑迟了一秒,然后迅速拉开教室门。侧跨一步,格瑞看着自由落体的黑板擦溅起一堆的粉尘才迈进了教室。「格瑞!快来和我一决高下!那些渣渣真是太无聊了。」嘉德罗斯拿着本练习册走到他旁边,抬着脑袋,脸上带着他平常惯有的高傲。「没兴趣。」格瑞直接忽略了他,走到座位上坐下。
   高二一班,一个全校都知名的班级,全校前十,都在这个班。这也是让老师最头疼的一个班,天才总会有自己的怪癖,全校前十也不例外。但他们的成绩也是不可多得的。校长无奈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格瑞!难不成今天早上你又去和那个渣渣混在一起了?」练习册被随意的扔在了格瑞的桌子上,正好盖住了他读到的行段。「跟你何干?」格瑞拿起练习册,扔到了嘉德罗斯怀里,抬起头,与他对视。「我…我对你很失望!」嘉德罗斯丢下一句话,抱着练习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当然,这种时候坐在他后面的雷德和蒙特祖玛肯定会去“安慰”全校第一。
   格瑞对那一切都不感兴趣,他只是很在意嘉德罗斯的那句话,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格瑞并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他一点也不希望嘉德罗斯去找金的麻烦,虽然嘉德罗斯不屑于那样做。
   视线转向另一边,金正兴致勃勃的和紫堂幻讨论着今天放学去哪里玩,「呐!今天下午我们去最近新开的那家咖啡店吧!听说那里环境很不错啊。」金晃了晃紫堂幻的肩膀,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期待,「既然金你这么想的话……等下,先不要继续晃了!」紫堂幻揉了揉有些发晕的脑袋,同意了金的看法。
   「好耶!既然这样,我就邀请格瑞一起去好了!」金点着脑袋,完全没注意到旁边紫堂变了的眼神。「金…你刚刚说那个……你认识全校第二,格瑞?」紫堂幻的声音略微有些发抖,他并不清楚这个天真的朋友为什么会有一个那么厉害而又恐怖的朋友。「对啊!格瑞居然是全校第二吗?真不愧是他啊!」金丝毫不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下意识吐露出称赞格瑞的话语。
    「这样啊--」凯莉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旁边,她拖长了话语,还带着一丝笑容「看起来金你的运气很好啊。」「诶?我吗?」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对啊,毕竟格瑞可是除了嘉德罗斯之外的家伙,一个都不会搭理的啊。」凯莉歪了歪脑袋,叼着棒棒糖。
   「凯莉你…」「嘘,我们只需要看戏就可以了。」凯莉竖起食指抵在紫堂嘴边,看着正在期待放学的金,笑出了声。

世界第一蠢的发小[1]

#现代校园paro
#私设如山(。)
#OOC
    「太阳当空照……」金刚哼出一句,格瑞就瞥了过来,附带一句「闭嘴。」,金撇撇嘴,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往常的活力,勾住格瑞的脖子,继续往小卖部走。
      格瑞抬起手拉下金的手臂,与金保持了一段距离。金摊了摊手,他对格瑞这个样子已经习以为常,不到一秒,他又勾上的格瑞的肩膀。「白痴,你不热吗?」格瑞瞥了过来,「不热!」金大大咧咧的露出微笑,配上他金色的头发和不低的颜值,可确实算得上是小太阳了。格瑞在有一瞬间被晃了眼,他收回视线,这家伙……太耀眼,不过,很温暖。下意识的嘴角扬起微小的弧度,在下一秒消失不见。
     「早上好呀,小伙子们,今天又是两份豆沙面包和一瓶牛奶吗?」小卖部的主人是个很爽朗的大叔,他对他们挥了挥手,「对啊!大叔,你都记住了啊。」金点了点头,接过了大叔手里的面包和牛奶,格瑞则是自然而然的掏了钱递过去。
      「格瑞,你的牛奶,还有下次让我来请客吧!不然老让你请客怪不好意思的。」金把吸管插进牛奶里,然后把牛奶塞进格瑞手里。「不用了,我请客就好。」格瑞咬了咬吸管头,咽下甘甜的牛奶,拒绝了金的这个提议。「唔……那好吧,不过格瑞你要是有什么忙让我帮的话,可不要大意的告诉我啊!」金咬了口面包,甜腻的豆沙味在舌尖蔓开,这是他最喜欢的味道。
      「你还是那么喜欢吃甜食。」格瑞放下已经空掉的纸盒,目光扫过金一本满足的表情,这家伙因为爱吃甜食然后得了蛀牙的情景历历在目,最后还是迫不得已提前拔掉了那颗牙齿。「但甜食的味道确实很好啊,就像格瑞你喜欢牛奶一样啦!」金急匆匆咽下嘴里的面包,然后又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大口,「慢点吃。」格瑞咬下一口小小的面包,仔细咀嚼,那边的金已经把面包全部解决了。「嗝,好饱。」金揉了揉肚子,胃被一点点填满的感觉确实很舒服,「你吃好了,那我们去教室吧。」格瑞放下只被咬了一口的面包,丝毫没有犹豫的丢进垃圾桶。
      「格瑞你又浪费粮食!真搞不懂你每次买两面包的理由。」金戳了戳格瑞,一脸你不吃你给我啊的表情,「……我吃饱了。」格瑞按住金不老实的手,又急忙放开了,「一瓶牛奶?格瑞!明天早上你必须吃点其他的东西!」金拉住格瑞的手,敛去那层笑容,严肃的口气一点也不跟平常的样子相似,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我知道了。」格瑞撇开视线,张嘴答应了,「好啦--那我们就赶紧回教室吧,也快上课了。」金得到了格瑞的回答,松开了手,催促他赶紧回班。
       「好啦,格瑞,我们下课见!」金站在高一二班门前对楼梯口的格瑞晃了晃手臂,然后飞快的窜进了班级。格瑞轻微叹了口气,转身上了楼。